2019年9月19日,中国城镇供热协会与瑞典区域供热&供冷委员会主办的“清洁供热国际交流会议暨中国-瑞典区域供热供冷技术交流会”在北京举办。瑞典能源署资深经理Paul Westin先生在会上发表了关于《瑞典能源系统--瑞典区域供热&供冷》的主题演讲。

Paul Westin先生介绍了瑞典能源系统的运行情况,包括瑞典能源系统的特点、能源政策目标,区域供热系统运行情况。演讲内容以及课件内容如下:

大家早晨好,我非常荣幸来到这里,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下瑞典的能源系统,首先来介绍一下瑞典能源署,我们是瑞典的政府机构,并不是企业。

我们资助能源研究做能源政策分析,而且也去收集能源数据。另外我们也和瑞典的清洁能源公司进行合作,比如关注区域能源等等。这是瑞典能源系统从70年代一直到2015年的变化。我们以前有化石能源,但是现在大幅下降了,区域供热和生物质能大幅度增加,涨幅接近四倍。在这40年里,瑞典总能耗基本上保持不变,尽管我们的人口增加了约200万。

      

关于瑞典能源系统的特点,其中一个是基本实现无化石能源的电力生产,以及无化石能源的热力生产。另外瑞典温室气体排放水平较低,尽管我们有能源密集型的工业部门,人均用电量其实相对比较高,基本上是中国的三倍,但是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的林业以及钢铁等等行业耗电比较多。所以我们的用电部门已经开始取代利用传统化石能源用于发电,最后就是我们的区域供热也是非常充足的。

  

关于瑞典能源政策目标,尽管我们已经取得很多的进展,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在2040年实现全能源系统的可再生化,2045年实现温室气体净排放为零,2030年能源利用能效的目标是提高50%。对于电力系统来说,这实际上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因为我们还在使用大量的核电,我们不认为核电是可再生能源,所以如果要实现百分之百可再生电力的话,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大家可以看到每个行业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情况,供热领域可再生能源占比70%,全部能源领域可再生能源占比达到50%以上,对于交通行业来说,大概有30%是可再生能源,所以我们已经用了大量的生物质燃料来供给交通行业。

    

再来看一下区域供热,大概70%都是采用区域供热,大概有200家区域供热公司,和500个供热管网,管网总长度约20万公里。虽然我们是个小国,但是我们的人均管网长度其实是中国的十倍。另外我们还有不少的热泵,刚才我们也听到了关于地热和热泵的一个结合形式,我国的热泵也是利用浅层的地热源。下面这张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图表,它展示了区域供热热源的转型,即从70年代到现在的变化。大家可以看到橘色的部分是石油, 70年代热源完全是用石油的,之后石油危机的出现,导致了热源的改变,因为那个时候石油变得非常贵,同时也做了很多的研发,包括研发区域供热、锅炉设备等等。正如我们看到的,增加了大量的绿色部分的份额,那就是生物质能,它占了区域供热热源的绝大部分。除此之外还有一部分是垃圾焚烧,当然还有一部分热泵,区域供热当中的热泵,比如说利用工业余热,我们并没有使用太多的化石燃料作为热泵的燃料。

    

昨天中国城镇供热协会展示了一张北京和周边地区实现区域供热的一体化网络,这里大家看到的是斯德哥尔摩大概有25个小城镇,他们都已经连入了区域供热网络,一共有六家运营商,供热管网都是相互连通的,所以说这些系统之间也会进行热量的交换,实现互补。还有制冷方面,尽管我们是个北欧国家,气候基本上比较冷,但是现在对于制冷的需求也在进一步增加,对中国来说这也是一个比较有趣的话题。现在在瑞典的40个城市(城镇)都在使用制冷,区域制冷的总管网长度超过600公里,采用的是来自于海水的免费制冷,此外我们还有储热的技术。我想因为全球气候的变暖,夏天越来越热以后,区域制冷的需求也会随之增加。

    

再来讲一下我们用到的一些工具,其中一个就是我们很早就引入了碳税,基本上每吨二氧化碳的排放需要交纳一百美元,这样的价格水平还是非常高的。

我们做过很多的研究,如从70年代开始做关于碳价的长期研究。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经验,就是我们对天然气的依赖并不是特别强,这个和欧洲不太一样,主要因为天然气价格其实还是比较贵的。另外区域供热价格也是不受监管的,它是市场自由价格的机制,所以说不同供热系统可能收取不同的区域供热价格。但是一般来说它也是比较具有竞争力的。包括热泵,也是比较具有竞争力的,当然生物质也是一个比较经济的选择。

      
这是最后一张图片,我们专注于可持续的供热制冷国际化,我们一开始是和英国合作,但是后来慢慢开始关注法国、中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来到中国,另外我们和荷兰、德国等等也在合作,我们希望瑞典政府去协助中小企业能够在国际能源领域进一步国际化,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今年主办了一系列的活动,在中国南方我们也会主办区域制冷的会议,这里有我们有联系的地址和网站,大家可以看到,谢谢。